晓北芝楠-。

emm一个颓废的文手和coser。
偶尔会儿童画一下。

【Leweus豆腐丝】是你赢了。

-时差党半夜产物。
-ooc属于我。
-bug可能存在请忽略它们!
-然后豆腐丝我ballball你们发糖呀啊啊啊啊!
-然后正文走起。

—————————————


罗伊斯及其懒散的瘫在沙发上,翘着腿,一只脚上还挂着快掉下去的拖鞋。但现在他的大脑却还转的飞快。原因是他刚刚接到了那个人,或者说,那个名字很长的波兰人的短信,内容是想要约他见面。从德国爆冷回家的第二天开始,莱万就开始发出这样的请求。罗伊斯看着手机屏幕上那行长长的名字,一脸严肃的把拇指轻轻抵在嘴边磕起了指甲盖。

他已经鸽了莱万不下五次了。

换做从前罗伊斯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同意,因为那时他们可以一起说着笑着,一起回望过去的赛季的表现,一起讨论新赛季的目标,还可以一起憧憬着属于大黄蜂的新一座欧冠奖杯。

但是四年前这就已经成为不可能再发生的事了。

罗伊斯纠结了起来。他们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好不容易忍到世界杯,想象着能够在淘汰赛看上对方两眼,但现实并没有如他所愿,德国和波兰双双倒在了小组赛。可当他沮丧回家之后,一个个见面机会接踵而至,这本应该是他最想要看到的事,可是他还是屡次选择了逃避。从无话不说的暧昧到避而远之的尴尬,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哪怕时间已经让他们曾一度僵硬的关系有所缓和,罗伊斯仍然不想,也不敢再和这个波兰人有太多交集,因为他清楚,一切属于他们的美好从,莱万套上红色九号球衣的那一刻起,就回不去了。

那只挂在罗伊斯脚上的拖鞋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吓得正在专心致志的纠结啃指甲的德国前锋一个激灵。罗伊斯看了一眼地上的拖鞋,轻叹一声低下头重新把拖鞋穿好,正准备继续品味自己的指甲盖,余光一瞥便发现屏幕上多了两条信息。

“你该不会是在纠结吧?”
“再啃下去指甲盖就秃了哦?”

罗伊斯定神一看消息,又看了一眼自己已经快秃了的指甲,老脸猛的一红接着飞快打出一行字并毫不犹豫的按下发送键。

“屁,谁纠结了。信不信半个小时后我让你秃指甲?!”

畅快的反击过后罗伊斯不自觉露出了笑容,但是下一秒便凝固了。

等一下,我刚刚,是不是,同意见面了?

时隔四年骄傲的小火箭再次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莱万的激将套路里,有一秒罗伊斯真的想把自己的头给打爆,但他又有一些开心,开心他终于有借口和想念已久的旧友重逢。五味杂陈之下他把手机甩到一边,一歪身子顺势躺到沙发上用手捂住了脸,只露出了涨红了的耳朵。

自己脑子一热干的好事哭着也要干完。

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罗伊斯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准备去换套衣服。但他没想到当自己整整齐齐体体面面站在全身镜前的时候半小时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分钟。他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本着“一定要穿的比莱万好看”的心理在更衣室呆了二十五分钟。他低头看了一眼表,又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要赢就赢的彻底一点。”

他这么安慰自己道,说着顺着了一把自己坚硬无比的发型。

接着他又接到了莱万的短信。

“我猜你正在 ‘化妆’,对吧。”

“我只是路上堵车了。还有,你想让我帮你把你打字的手连接上你的脑子吗朋友。”


明明理亏却还能理直气壮的凶巴巴一直都是这个德国青年的强项,波兰人深知这一点,当然莱万也知道,这项技能触发的条件,也就是,被凶的对象只能是自己。

这个总是被罗伊斯称作“名字很长的波兰人”的波兰人,已经在车里坐了快一小时了。当他再度捧起手机试图发点什么来激励对方快一点时他一旁的车窗被敲响了。莱万直接解锁了车门,罗伊斯也应声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并行云流水般的系上了安全带。他如此顺畅迅速的动作让莱万突然以为他们之间还是在四年以前。直到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之后莱万才认清了现实。曾经罗伊斯常常坐他的车,一上车便会开始同他说叨这说叨那的,气氛总是很愉快,但现在明明四目相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令他很难受,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愧疚。

“Marco,好久不见。”

波兰人平静的嗓音率先打破了沉默,接着他抬起手把车里的音乐切到Justin Biber的歌曲。

“最近过得还好吗?”

“很好啊、或者说,特别好。”

罗伊斯回答的云淡风轻,但在这位波兰前锋听来却又有种刻意强调的意思,他转过头看着金发青年的那双绿眼睛,那双绿色的眼睛仍然闪烁着神气的光芒,就好像在强调“我混的比你好。”这种幼稚的心理让波兰人觉得很有趣,于是他便随口调侃了一句。

“哈啊。是吗。包括德国被淘汰咯?”

接着他便成功收获来自一位德国前锋凶狠的白眼。

“是的。而且还包括波兰出局的比德国早。还有你的衣品真的是越来越差了吧。”

罗伊斯努力的翻完白眼之后斜眼瞅了穿的一身红扑扑的波兰人,觉得很有必要借此来扳回一局。

“那你觉得我穿什么好看。”

“当然是黄黑啊。”

罗伊斯脱口而出,但说完他也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便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旁边的波兰人。罗伊斯一直觉得莱万的侧脸很好看,鼻梁高挺,眼睫纤长。可如今这张雕塑般美丽的脸上已经爬上了几丝细纹,这位坚韧强大的波兰前锋已经三十岁了。罗伊斯突然觉得自己先前对莱万转会的怨念和不满实在是过于自私了。球员生涯的巅峰时期经不起犹豫,他完全没有理由去责怪莱万在事业上作出的果断选择。接着他低下头,小小声的说了一声抱歉。

“为什么说抱歉?”

波兰人富有磁性的嗓音流入罗伊斯的耳朵里,使他抬起了头。罗伊斯看着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平静而温和,就好像饱有星辰大海一般。罗伊斯开口想要告诉他道歉的原因,但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突然无语凝噎,便索性放弃了解释。

“没什么。倒是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见面了没有。”

圆润的转移了话题之后罗伊斯看着莱万把脸转向车前的挡风玻璃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还挑了挑眉毛笑着。

“想聊聊。”

“就只是聊聊吗!?”

金发青年看起来对这个答案十分不满。

“那你觉得我想干什么呢?”

波兰人说完这话之后又吃了德国青年一个白眼,接着他看见罗伊斯迅速的解开了安全带,拉住门把作势要走人。

“既然就聊聊那聊完了那我走了再见下次请不要这么浪费我生命谢谢。”

德国小子压根没听见他的反问,还自顾自的说着自己想说的,如同机关枪一般吐出一长串话不带喘气的,接着甩头猛的一拉门把。

咔。

门没开。罗伊斯有点摸不着头脑,又狠狠的拉了一把。

咔。

“……Lewandowsiki你到底想怎么样。”

莱万靠在椅背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拍打着,转过头去笑眯眯的迎接罗伊斯炸毛的目光,张口以一种极其自然的口吻道出句话来。

“非要我先说想你了你才觉得你胜利了吗?”

罗伊斯感觉自己的血液沸腾着疯狂的涌了上来,从脸颊热乎到脖子根。他输了,输得彻彻底底,把自己从头到脚都赔给了面前这个面不改色的波兰人。而现在这个人正向他伸开双臂,罗伊斯把双手兜进口袋里,斜眼狠狠瞥了莱万一眼,直到对方开始露出失落的神色并准备收回手的时候才把手从兜里掏出来并结结实实的抱在了波兰人的身上。

德国青年很明显的感觉到波兰人愣了一会儿,接着也抱紧了他。莱万温热的鼻息扑撒在他的颈窝,接着波兰人低沉而有镇重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里。

“Marco,我想你了。”

罗伊斯的耳朵唰的一下又一次变得滚烫,他知道自己的耳朵眼睛红的快掉下来了,于是他推了推莱万想要分开一些但得到的回应却是收的更紧的双臂。德国青年伪装了那么久的毫不在乎就这么功亏一篑了,他把头靠到莱万的肩上,用十分惋惜的腔调叹了一口气。

“好吧……好吧。这回你赢了。”



———————————————
一个小番外满足一下私心。

“所以你还不打算给我的instagram回个关注吗,Marco?”

“我已经关注了。”

“什么。我没收到过你的关注提醒啊?”

“为什么我一定要用官方账号关注?”

——————————
















汉堡王新品咸蛋黄鸡条测评。
[禁止未经授权转载]

是一期关于最近很火的呈真雪糍的测评。
[禁止无授权转载]

草稿流儿童画预警。
pop艾玛和pipi杰克的幸福生活(?
脑洞突如其来了。👀

大中午瞎几把儿童画了。
拆迁大队欺负杰克有感…!!